岳让我扒她内裤海报剧照

岳让我扒她内裤更新至11集已完结

岳让我扒她内裤

  • Dmitriy 约瑟夫·迈克尔·哈里斯 张立东 
  • 孙恺凯 张明国 

  • 日韩动漫 

    日本 

    未知

  • 2011 

@《岳让我扒她内裤》相关问题

谁来继承濒临失传的传统手艺

原文在这里木匠、铁匠、篾匠、花(雕刻)匠、陶工、厨子…… 曾几何时,我们生活的周围,生活着许多手艺人,他们与我们几乎密不可分,因为我们每日触碰到的东西,不管是手中的碗筷,还是身下的床椅,大多出自他们之手。 只是在科技与机械替代了大部分传统手艺的今日,一方面有些传统手艺人渐行渐远,差不多快埋进了我们的记忆里;另一方面,政府将一些传统技艺纳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,正对如东阳木雕、金华酥饼制作等一批传统手工技艺进行保护,并欲列为产业发展。现状:单打独斗的坚守者 弹了30多年棉花的弹棉花匠、做了40多年木桶的箍桶匠、编了近50年竹编的篾匠……在婺城区罗埠镇静谧的老街上,传奇般地存在着一批在城里早已难觅踪影的手艺人。 然而,这些手艺人像老评书故事里那种师徒成群的场景已不再了。 俞根荣的长寿面店,在罗埠颇为有名,但也是仅有的一家。他做长寿面已经30多年,这些年里,他先后收过几名徒弟,也尝试着用心去带徒弟,但这些徒弟或因太难学或因太辛苦,纷纷离他而去。 篾匠陈土泉12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做竹编,一晃47年过去了。他带过的徒弟有六七个。他说,这些徒弟如今没有一个在做篾匠,做生意的做生意、打工的打工,早都改行了。 除长寿面、竹编手艺人外,罗埠老街上其他传统手艺人也都面临着技艺传承的困境。做了40多年木桶的箍桶匠何益松,因为身体状况不佳,加上生意清淡,已经很少拿起斧头。记者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在茶馆看人家打牌,默而不语。 由于缺少继承人,罗埠镇上的手艺人群体正越来越小,市场也逐渐萎缩。从前一些有名的手工制品店甚至已经消失。据老人说,罗埠老街上曾有一个做麦芽糖的中年人,现在已难觅他的踪迹。 探因:市场萎缩后继乏人 俗话说,家有良田千顷,不如手艺在身。曾经吃香的手艺,如今为何没人搭理? 其实正如俞根荣和陈土泉说的那样,一些看起来简单的传统手艺,工艺非常复杂,学起来费时费力,3年都未必学得会。追求快速高效的年轻人自然不会喜爱。 家传,曾经也是传统手艺传承的重要形式,但这种方式现在越来越少了。因为地位较低、收入不高,很多手艺人都不愿让子女继承自己的衣钵。 除了后继乏人,市场前景不被看好也是传统手艺陷入传承困境的重要因素。随着现代制造业的飞速发展,各种手工制品都被机械产品代替了,因为生意不好,很多手艺人不得不转行。 面对发展与传承的困境,缘何一些传统手艺人还在苦苦坚守? 采访中,记者发现,一部分人特别是步入花甲之年的老人,转行已难,迫于生计,不得不继续自己的手艺;还有一部分人,老有所依,因为对自己的手艺充满感情,将它作为一种乐趣延续下去,比如罗埠镇上有个篾匠,从城里退休之后又回到老家重拾手艺。 而更多的手艺人则介于这两种人之间,他们既想保护、传承自己的技艺,又想赚到钱、谋求更大发展。他们面对发展与传承之间的矛盾进退两难。如弹棉花匠董文斌,因为口碑好,近年来生意不错,仅靠夫妻俩已经忙不过来,想扩大规模但又无人可以帮忙。 另外,整个社会对传统手艺人群体缺少关注和缺乏必要的保护手段,也是传统手艺失传困境的一个因素。 出路:作为传统文化来保护 时间推移,社会发展,加上人们生活习惯的变化,很多传统手艺的地位也跟着发生变化,特别是一些不适合现代社会需要的手工艺,将面临着被淘汰的严峻形势。 然而,传统手艺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技艺,蕴涵独特的文化艺术,是民族文明史的一部分,更是先祖们勤劳、智慧的体现,后人有必要做好保护,尽可能不让它们失传。 与机器生产相比,手工制品因其采用人力多、加工时间长而往往造价高昂,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产品的销路。如市场上一张竹席售价只要100多元,而篾匠陈土泉手工编制6天,人工费就达六七百元。 所以,传统手艺的发扬光大,需要“变”,即尽可能利用现代工具,提高效率。比如木匠现在都用电锯电刨,又如弹棉花匠董文斌,以前一天一人只能弹一床棉被,现在使用了电动工具,一天增加到3床。 对一些已经无法迎合市场需求但又具有保护价值的传统手艺,则应注重“养”。由政府牵头,对一些稀有的、濒临灭绝的传统手艺和有代表性的民间传统艺人进行保护。如目前金华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设立的非遗传承教学基地。 当然,发展是最好的传承。一味强调保护,会使传统手艺与社会现实产生距离,更会导致市场的萎缩。所以,有关方面帮助传统手艺人拓宽手工制品的市场销路,或许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他们的生存和传承状况。 酒香也怕巷子深。通过宣传推广传统手工制品,让它们广为人知。同时,引导手艺人,让传统手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,尽可能发掘其市场价值和文化价值,比如让某些不适应现代生活需要的手工制品重新适应人们的需要,或者干脆从实用性向观赏性转变,从而打开市场。 做法:传统技艺纳入非遗项目 今年6月,金华命名183人为首批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,跟民间文学、传统音乐、传统舞蹈、传统戏剧、曲艺、传统体育、游艺与杂技、传统美术等项目一样,传统技艺也在其中。 像东阳木雕、金华酥饼制作技艺等一批传统手工技艺已经列入非遗保护的范畴,并有了代表性传承人。 一个星期前,63名民间艺人被授予金华市工艺美术大师称号。这是金华继2009年49人入选后,第二次集中向民间大师授予政府层面的荣誉。婺州窑陶瓷、木雕、竹编、家纺设计等传统手工艺项目中的一批高人名列其中。 近年来,在政府部门的搭台扶持下,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手工技艺东阳木雕、东阳竹编日益发展壮大,成为一个独树一帜的朝阳产业。据最新消息,即将到来的11月8日至12日,第七届中国(东阳)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将在东阳中国木雕城举行。该博览会创办至今,影响力与日俱增。从第三届开始,展会交易额从2000万元、1.45亿元、3.7亿元一路攀升至5.29亿元。东阳木雕、东阳竹编已经从传统生产工艺成功迈进文化艺术的殿堂,不仅技艺得以传承,还造就了一批工艺大师,这怕是早年许多手工艺人未曾想到的。 人物样本“1号馒头”甜酒酿做 程跃初 67岁 罗埠镇振中街 找寻程跃初的馒头摊很容易,就在罗埠镇的老街上。他把自己的馒头店取名为“1号馒头”,他说,因为家里以前做馒头的店铺门牌就是1号。 程跃初从1982年开始做馒头,到现在已经30年。他做馒头的手艺是在以前的生产队学的,他说,用甜酒酿做馒头这是老工艺,现在这样做的人很少。 在罗埠镇的老街上,原先有4家馒头店,后来有人转了行,有人去开棋牌室,只有程跃初还在继续做馒头,他的店算是最老的一家。“馒头店的生意季节性很强,快过年的时候,每天要做10担面粉,差不多1200个馒头,这样要白天晚上连着做,需做一个星期。可淡季馒头几乎卖不出去,有一天才卖了6个。”程跃初说,他还有辆小三轮车,负责送馒头上门,最远的送到20多里外的蒋堂。 在程跃初的馒头铺,堆放着上百个蒸笼。程跃初说,现在人买馒头都不愿买多,喜欢吃新鲜,这么多蒸笼只有在接到预订或者节日的时候,才派上用场。那时候,他一个人忙不过来,在外打工的儿子也会回来帮忙,“虽然是门手艺,可干这行他可不乐意,只是忙下忙而已”。手工棕床仅此一家 周小弟 43岁 金华市区双溪西路 周小弟是金东区傅村人,18岁开始学做棕床,一干就是20多年。他的棕床在市区也是小有名气,“因为在金华已经找不出第二家手工穿棕床的店了”。 也许你想不到,周小弟开棕床店曾经也辉煌过。他回忆说,七年前,他在市区有4家棕床店,雇用了七八个工人,那时候每年穿出棕床2000多张。可如今,他只在市区双溪西路上有一个很小的店面,平时就只有他一个人干,偶尔请个下手,一年差不多就穿100张床。 “现在人都买现成的床垫、床架,很少像以前一样定制了床架,然后再来定棕床。”周小弟说,事实上,棕床比床垫更透气,而且绿色环保。 周小弟说,过两天他要再请个帮手,虽然年纪还轻,可长期低着头穿棕床,他的肩、颈都不是很好,“这已经是职业病了,没办法”。可找帮手也不容易,以前和他一起穿棕床的人大都改了行,年轻人又都不愿学,“太辛苦,赚钱又不多,现在谁还愿意学啊”。 事实上,像周小弟这样一年穿百来张床,差不多有五六万元的年收入。原本他的妻子也在店里帮忙,现在去开旅馆了。“这个行当也就是能养活自己而已。”他有些无奈地说,以后他不穿棕床了,估计金华再也没人开这样的店了。长寿面拉出1人高 俞根荣 56岁 罗埠镇下罗埠村 俞根荣有做长寿面的手艺,这在金西片都是出了名的。谁家生小孩、要做寿或者有什么喜事,都会跑来找他订面。俞根荣说,他做面30多年,就是喜欢这行当,还是会坚持下去。 只要天气好的日子,俞根荣都会在院子里拉起长寿面。这可是门手艺活,一般人拉着会断,可面在他手里,就像变魔术一样,总能拉成细细长长的一条。俞师傅说,他的长寿面里加过菜油,这样吃起来会更爽滑劲道。碰到要做面的日子,他凌晨两点不到就要起床,一天要拉上50斤的面。 “干这个活不但辛苦,而且还有一定的难度,是一项精细的技术活。”俞根荣说,和面时,如何控制水和盐的比例,根据天气、温度、风速的不同,这个比例都不一样,只有控制好了这点,拉出的面才能又细又长。然后开始拉面,刚开始拉并没有那么长,差不多就半米,用两根木棒一上一下挂在特制的架子上,过段时间再换更高的架子,继续拉长,这样才能保证拉出来的面粗细均匀。等面差不多有1人高时,将它放在太阳底下晒干,盘成圈状,就可以出售了。 俞根荣之前收了好几个徒弟,最后都没能学成。他说,年轻人静不下心来学这个,他也能理解,毕竟现在做什么都用机器了,谁还在乎这样手工的玩意呢。竹编手艺子承父业 陈土泉 59岁 罗埠镇罗陈路 在寻找竹编手艺的师傅时,巧遇了陈土泉。他说,自己是做篾最早的人,14岁子承父业就可以做了,现在生意还可以,一天到晚几乎没空闲。 在陈土泉的一楼家里,刚做好的篾筛子、篾畚箕、篾席摆放在一边,他说,这些都是别人预定的。现在城市里,要买这些东西还真不容易,有些人都到农村来买。“这些是最土的竹编制品,绿色环保。”陈土泉说。 他从小就和父亲学这手艺,那时候家里穷,他没读多少书就开始做篾。说到自己最擅长什么,他去楼上拿了一对篾火盆下来,他说,农村嫁女儿的时候,都需要这个。记者看了看,这对篾火盆做工精美,旁边还编出了花纹,看上去挺喜庆的。陈土泉说,图案越精致,编起来就越难。 一般一张1.8米的篾席,陈土泉要做五六天,售价600元。他说,这和工厂做的篾席不能比,价格要贵一些,可这睡着舒服,是最天然的材料。 “篾这个东西还有个好处,破了能补,经久耐用。”陈土泉举起自己给村民补的几个篾畚箕说,“这手艺要靠眼、手,估计再过20年,就没人会做了。 记者手记 传统手工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部分,是我国上百年甚至上千年文化艺术精髓的体现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外交流的增多,对传统工艺品的需求也越来越多。 就在大家对传统手工艺重新认识的时候,却发现,传统手工艺人才培养面临断档。很多非遗的传统手艺人都呼吁:谁来继承濒临失传的传统手艺? 有调查显示,在艺术类高职院校的招生中,动漫、游戏类专业几乎是每校必有,而传统手工艺项目几乎没有。有人说,传统手工行业薪酬不高。也许刚进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待遇很一般,但工作几十年以上的传统工艺大师,其薪酬堪比金领。年轻人是否能够克服浮躁心理,潜心在这一行业工作,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。 以前,传统工艺技术靠“师徒传承”方式一代代延续下来,但为了不让这些手艺失传,传统工艺技术人才的批量式培养很关键。 记者曾与“金华第一剪”美誉的艺术家王风老师的女儿王爱民进行交谈。她说,自己传承了父亲的手艺,前些年剪纸艺术处于一种前途渺茫状况,她也曾感到迷茫,现在剪纸被列入了非遗名录,这几年学剪纸的孩子开始多起来,让她看到了一些希望。 或许民间手艺就应该进入寻常百姓家,让更多人能够接触、认识,进而了解和喜爱。传统手艺的春天在民间,传统手艺的根在民间,民间手艺的生命也在民间,要保护并将这些传统的东西传承下来,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。 微调查 传统手艺让人爱“恨”交织 木桶、铁桶不如塑料桶;绣女半个月熬夜刺绣,不及机器半小时;木匠一天都做不好的木门,工厂里几分钟就压好了。随着现代制造业的发展,机械生产代替了许多延续千年的传统工艺。 在这种情况下,传统手艺人还受尊敬吗?他们的手工制品还有人喜爱吗?上周末,记者就此对市区和乡间100名居民作了一个调查,调查的结果让人颇为尴尬。 手工制品 还是有不少人喜欢 对手艺人手工制作的产品,84%的被访者称“喜欢”,他们认为一些手工制品制作精良,实用环保,还富有文化底蕴。 被访者邹女士说,有些东西机器可以替代,但有些东西还是手工做得好。比如长寿面,机器就做不起来,而且现在很多人办喜事、过生日就少不了它,会千方百计到乡下去购买。因为这里面有我们最朴素的习俗和传统文化。 但也有少数人(16%)选了“不喜欢”,理由是大部分手工产品已经有机械生产的替代品,而且质量只会更好。像凉席,机器生产的席子非常光滑、平整,还不易折断。 手艺虽好 却无人愿让孩子学 对民间传统手艺人,九成被访者认为值得尊敬,然而当问及“如果有师傅愿意教授,你是否愿意让孩子去学手艺”的问题时,竟然所有被访者都称“不愿意”。 孩子正在念大学的被访者童师傅说,除了一些有较大艺术价值的,大部分传统手艺迟早会被淘汰,所以孩子还是应该掌握现代科技比较好。 被访者方先生是个木匠,以前走街串巷帮东家干活,现在主要在城里帮人装潢。他说,学手艺就是做体力活,地位低,还很辛苦,他可不希望孩子走他的老路,无论如何也要做一个靠知识靠文化吃饭的人。 保护传统手艺 你有何见解 那该如何保护传统手艺呢?48%的被访者认为,国家应重视传统手工技艺的发展,在学校里开设相关课程或专业,培养后继人才;42%的被访者认为,应提高民间手艺人的社会地位和经济保障;38%的被访者则表示,要推陈出新,将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,提高其实用性;还有34%被访者认为,对一些传统手工产品,要加大推广宣传力度。



捏面人,踩高跷等中华传统手艺在消失,如何才能使传统手艺传承下去?_百度...

传统手艺不是自己想让它传承就传承的,有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淘汰,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对原来的手艺不是特别的感兴趣! 只有你热爱这个东西的话才有可能去传承,如果不热爱,没有多大意义。

友情链接